强暴虐待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强暴虐待

纯情秘书变淫妇
时间:2020-08-13 21:58:10
林洁文一踏进办公室就莫名其妙地受到同事们的道喜,直到她坐到座位上,那些同事还是围著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。 「林洁文,恭喜你。」 「升官了可要请客呦!今天晚上你可跑不掉了。」 「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?你们不要逗我啊。」林洁文满脸的疑惑。 「据可靠消息,你就要到总经理办公室高就了,嘻嘻。」一位同事嘻笑著告诉她。 「林洁文,以后和总经理在一起,可得多个心眼啊!」一位年龄大的同事提醒她。 「停……你们是说我要做总经理秘书喽?」林洁文被同事们东一句,西一句吵得头昏脑胀的,不大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不过感觉她们不像是在开玩笑。 「当然喽,今天人事处贴出公告,说要升你做总经理秘书。」一位同事解释给她听。 「总经理不是有秘书吗,为什么叫我过去?」林洁文满脑子问号。 「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,管那么多干嘛,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嘛。」 「就是,拿人薪水替人办事,只要有钱赚就行了。」 「真羡慕你,我要是你就好了,薪水又多,canovel.com又不用天天被人呼来喝去的。」 「林洁文,还是不要去了吧,听说总经理和好几个女职员都有暧昧关系。看人的眼神也色迷迷的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」 「你也太土了吧!要是换了我,只要能拿到钱吃点小亏也没什么。」 林洁文听著同事们七嘴八舌地议论个不停,心中有些忐忑不安。怎么会突然被调去做总经理秘书呢!全公司够资格的人数不胜数,为什么偏偏选中自己呢! 围在林洁文身旁的同事们在人事处长进来时,纷纷快速地回到原处。人事处长一看到林洁文便开门见山地说道:「林洁文,总经理办公室上任秘书因为个人原因递交了辞呈,如果聘请新人的话,短期内不可能进行实质的工作,因此公司决定从内部选拔人员。你的表现相当出色,总经理对你也是赞不绝口,认为你最适合作他的秘书,所以,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新的岗位上发挥才能了。」 「谢谢处长,我……」虽然已经从同事嘴里知晓了,可是当处长向她下达正式通知时,林洁文还是激动不已,这可是比以前多出三倍的薪水呦,而且还拥有一间私人办公室。 人事处长拍了拍她的肩膀说:「要相信自己的能力,你可以的,好了,收拾一下,下午搬过去。」 当天下午,林洁文就搬进了她的新办公室,坐在了她的新座位上。可是还没等她看清楚房间的布置,桌上的铃声突然响起。 「林洁文小姐,请进来一下。」总经理--卢丰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。 放下电话,林洁文急忙站起身来,向隔壁卢丰的办公室快步走去。 林洁文推开门,办公室空无一人,她又向前走了几步,四周也没有他的身影,难道他不在!她转身退回去,可就在她轻推大门时,突然发现大门关得严严实实的,她不禁有点慌了,使劲拉著门把,大门纹丝不动,任她怎么拉也拉不开。 「你在干什么?」一道柔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 林洁文惶急地转过身,看见卢丰站在办公桌前,手里拿著一支钢笔,正眼里含笑地望著自己。 「嗯!一定是在我进来的时候,他正巧弯腰去捡钢笔,害得我还以为见鬼了呢!」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,林洁文低下头,不好意思地解释道:「我还以为您不在呢,就想先回去等会儿再来,可是这门却怎么推也推不开,我,我就……」 卢丰看著那张因出丑而羞得红扑扑的脸蛋,眼中的笑意更深了。早在通知她进来时,他就躲在桌子底下,为的就是想一睹她六神无主,惊慌失措的样子。 卢丰缓步上前,在几乎要碰到她时停下来,歪著头打量著她。 一头乌黑发亮的秀发,脸蛋粉嫩光滑,弯弯的眉毛下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藏著羞意,一对小巧的鼻翼微微翕动著,连带著薄薄的嘴唇散发出一股醉人的清香。 光看那欲流的眼波,就够让人魂不守舍的了,他不禁幻想起她在他身下婉转应承时,那双大眼睛又会是何等的春意荡漾。 「总经理,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啊?」林洁文明显地感到呼吸不畅,特别是那双不停瞄向自己胸部的目光,更是使她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。她隐隐感觉到那目光中好像含有一种原始的欲望,她不由慌乱起来,向后退了一步,可他也跟著踏上一步,身后就是紧闭的大门,她已退无可退。 紧挨著冰冷的大门,林洁文想起同事的劝告,她知道自己碰上了办公室文员最担心发生的事--被上司骚扰。 「自己还天真地为得到赏识而雀跃不已,真是好笑,原来所谓的升职就是一个圈套,无非是想调戏自己罢了。可是他也用不著这么急色吧!一上来就这样,哼!」林洁文抬起头,气呼呼地瞪著他。 而卢丰却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似的,他身体前倾,双臂撑在大门上。1米80的身高,壮硕的身形将她密密实实地包在大门上,两眼更是充满邪意地迎上她的目光。 看著他的脸向自己越靠越近,灼热的男性气息喷打在脸上,林洁文不由脸蛋一阵发烫,她连忙把脸侧过去,原先的气愤早已被慌乱、羞涩所取代。 林洁文的这些变化毫无遗漏地落在卢丰的眼中,他更加肆无忌惮了。他将脸凑在她的耳朵上,轻声问道:「你就是新来的秘书?」 「是,是的,总经理,我,我叫林洁文。」林洁文怯生生地回答。 「你是我见过的最香的秘书,是体香还是用了什么香水?」卢丰深深地嗅了一口,再缓缓呼进她的耳孔里去。 「别,别这样,总经理,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?」热乎乎的鼻气使她不由颤抖一下,既有点恶心,又有些瘙痒。 「回答我的问题!不然我把你的耳朵咬下来。」卢丰轻轻咬了一下那晶莹如白玉般的耳垂,恶狠狠地吓唬她。 「啊!」虽说是轻轻咬一下,可也惊出林洁文一声娇呼。她扭动著身体想要摆脱他的纠缠,可他就像一座大山那样令她撼动不得。 「别白费力气了,还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吧!嗯,这个房间采用了德国的隔音设备,就算是帕瓦罗蒂在这里大喊,外面也听不见的。你想不想试试!」卢丰说完就觉得一阵好笑,举谁不行怎么就举出了臃肿如猪的帕瓦罗蒂呢!真是大煞风景。 「是Belong香水,这下可以放开我了吧?」林洁文打消了叫喊的念头,无力地靠在大门上。 「怪不得这么香呢!你都喷在哪里啊?」卢丰沿著她的脖子继续嗅下去,眼睛停在了那露出一截雪白酥胸的领口上。 「别再问了。」林洁文见抗议无效只得无奈地回答道:「一般,我都弹在头发和,和……」 「和什么?」卢丰见林洁文吞吞吐吐的扭捏样儿,不由兴趣大增。 「头发和胸部上,这下你满意了,还不放开我。」林洁文说完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 「没听说过谁喷在胸部上的,让我闻闻!」卢丰收回一只手去解她衬衣的纽扣。他的动作很快,等到林洁文反应过来,衬衣基本已经打开了,可爱的童装淡蓝色胸罩包裹著圆鼓鼓的乳房,跃现在卢丰眼前。 「啊!你干什么嘛?」林洁文连忙把双手抱在胸前,惊慌地望向他。 「闻你喷在胸部上的香水味道啊!」卢丰假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,向她装著可怜。 「谁说喷在胸部上啊!」林洁文想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,脸上不由一红,「我是指弹在胸部位置的衣服上。」 「哦,是这样啊!我还觉得奇怪呢!胸部又不能露在外面,干嘛要喷在那里呢!都是你说话不清楚,你瞧,小可爱都露出来了,来,我帮你系好。」卢丰分开林洁文的双手,藉机欣赏她露在乳罩外面的深深的乳沟。 「不要,我自己来好啦!」林洁文知道他不怀好意,连忙出声制止。 「什么不要,我解的当然要我系好它了,别乱动!」卢丰慢慢地系著纽扣,等到开始系乳房下缘的纽扣的时候,他停下来,手掌覆在一只丰满的乳房上,隔著柔软的胸罩轻轻地抚摸。 「你又要干什么?快停手。」林洁文大惊之下紧紧抓著卢丰的手,不让他继续欺辱自己。 「听我说,女人的乳房很娇贵的,对胸罩的要求也特别严格。胸罩的尺码过大,乳房就不能缓解万有引力的影响而变得下垂,体形也会变得松松垮垮的,到后来背就会变驼,腰也挺不直,小腹尽是赘肉,大腿变得臃肿,肌肉再也没有弹性,干巴巴的,足弓也变得平缓,只怕是走几步就得歇一歇,年纪轻轻的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太太一样,真是凄惨啊!」 卢丰看到林洁文被他说得两眼呆呆地望著自己,紧抓自己的双手也松了下来,心里偷偷一笑,「哪个女孩不爱美,被自己说成这样,换了谁都得发呆。」 他轻轻将林洁文的手放下,手指又开始轻柔得不被察觉地去解林洁文的纽扣,嘴巴也没闲著,接著说道:「尺码过小危害更大,偏小的乳罩不停地摩擦乳房,久而久之,乳房由於肌肉过於疲劳而失去弹性,血液回圈也会变得老化,毛细血管爆裂,好端端的,白白嫩嫩的乳房就会变得像一个煎过头的油饼,让人看了好不恶心。」话说到这里的时候,卢丰已经悄悄地将她的上身脱个精光。 林洁文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乳房要是变成那样,真还不如死了算了。她下意识地向自己胸部瞄了一眼,突然发现自己上身已经变得光溜溜的,衬衣,胸罩都已不翼而飞。她马上明白是卢丰在危言耸听来引开自己的注意力,好趁机脱掉自己的衣服。顿时,她气得满脸通红,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愚蠢,另一方面是暗恨卢丰的卑鄙,趁人之危。 「别担心,幸亏你遇到我,我不会让你变成那么丑陋的女人的。」卢丰欣赏著她气得说不出话的样子。美丽的女人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美丽的,冷艳的面容,黑亮的长发,雪白的肌肤,白嫩的乳房,嫣红的乳头,微颤的双肩……现在的林洁文在卢丰的眼里就像是一道美得无法形容的风景。 「你,你,你无耻,快把我的衣服还给我。」不会骂人的林洁文,无耻二字已是她的词库中最难听的话语。 卢丰却毫不在意,拨开林洁文捂在胸脯上的手臂,一手攥住她那两只细细的手腕,用力拉到她的头顶上,另一只手紧紧地抓住她的乳房,像打太极拳的云手那样抓揉著,一时间,眼前白浪乳波四起。嘴里还振振有词地说道:「脱去你的衣服,是为了让你的乳房放松,你难道想让这么漂亮的咪咪变成油饼吗?哈哈…」 他不顾林洁文射过来的、鄙夷的白眼,继续说道:「我也挺冤的,为了给你活血,还得不停揉动这么大的两只豪乳,你连句谢谢都没有,还用那种眼光看我,哎!真是好人难做。你没事干嘛带这么小的胸罩呢!反正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,我就再勉为其难一会儿吧!」 林洁文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,明明是调戏自己,现在反倒变成是在帮自己的忙了,不由气极道:「谁,谁是你的人,快放开我!」 「嗯,应该可以了,今天就先到这里,回去后要记得自己做啊!我不能总帮你的,我也很忙的,嘿嘿……」卢丰放开她,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衬衣,胸罩,一边嗅著,一边放到了抽屉里。 「把衣服还给我!」林洁文见他没有把衣服还给自己的意思,不由急了,自己这个样子怎么见人啊。 卢丰从抽屉里掏出一瓶果汁,递过去说道:「这里只有你老公我,害什么臊啊!嗯!叫你来没别的事,就是想找你聊聊天,看你出了一身汗,来,把它喝了吧!等汗消了再还你衣服。」 人极度生气时无暇考虑过多,林洁文夺过果汁,掀开盖口,一口气喝个精光。 页: 1 2 3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