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暴虐待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强暴虐待

强上了穿制服的女骗子
时间:2020-09-06 21:58:08
这一天,我一如既往的呆在家里,由於是个宅男,所以已经有一段时间,足不出户了,租房的公寓内,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,平时也都不会有什么人来往,所以比较幽静,我呢也乐得这种清闲,再加上自己的工作也是大多通过电脑的,除了偶尔需要补充生活物品以外,大多都会呆在家里,不出门,也没人会来打扰。 今天的心情是有点糟糕的,难得休闲,跟人打副本,却摊上了猪队友,连输了几把,窝了一肚子火,就在这时候,房门被敲响了。 「有人吗?」 「来了来了,敲什么敲啊?等一会。」我不满的嚷嚷著,然后走过去。 走到玄关前,透过猫眼看过去,只见是一个穿著制服套裙的长发女子,看样貌,大约20岁左右,制服是那种黑色的,好像是政府部门的那种制服,圆领,依稀可以看见那诱人的一抹白色。 领口上挂著一个牌子,像是证件。女子长得很清纯,长长的睫毛,以及那双丹凤眼,看著有点狐媚的味道,嘴角边有一颗美人痣,唇上涂著粉红色的唇彩,看著非常的诱人。此女背著一个手提袋,左右还拿著一个大大的白色袋子。看起来,大约有一米七二这样,还比我矮了一些。 但是,刚刚对於打扰了我玩游戏的这个女人,我却没有什么好心思欣赏,只是打开了门没好气的道:「有什么事么?」 「不好意思,那个……我是防疫站的,可以进来么?」女子的脸上带著一抹歉意的微笑。 「请进吧!」我冷漠的说道,出於礼仪,让这个女人走进了屋内。 「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家吗?」她随手关上了门,问道。 「恩……基本就我一个人在家。」 「需要换鞋么?」她问我这时才看过去。没想到,她下面穿的是个黑色的百褶裙,canovel.com诱人的黑色丝袜,以及一双高跟鞋。原来是穿了高跟鞋,看起来才那么高的么! 我摇了摇头:「不用了。」心想,快点弄完,好回去打副本,这女人在这里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。 她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:「厨房在哪里?」 随即,我则带著她到了厨房,心想:「这个女的,到底是干嘛的?」 只见她拿出了一个针剂模样的东西,然后到了厨房,在那里涂涂抹抹著,然后解释道,这是除蟑螂的,是防疫站安排的,她是负责这个片区的。随后看著她在那里很专业的样子摆弄著,这时候,我也真的以为她是防疫站的工作者什么的了。 然后等她弄完了,走到客厅,然后说:「那个……请您可以缴费么?」 「缴费?」我有点愕然。 「对,没错,是缴费你们公寓的,很多人都缴费了,需要缴一年的费用。」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 「啊?就是说,你们配发的除蟑螂的药剂,要缴费咯?」我瞪大了眼睛问,「那个……是社区安排的么?」我有些疑惑,总感觉怪怪的。 她摇了摇头:「不是社区,是防疫站。」 「总共多少费用?」 「只要100就可以了。」她微微一笑说道。 听到要缴费,「社区真的有安排么?」我迟疑道。 只见她拿出了钱包,一打开,里面全是100,厚厚一打,她说道:「这是其他用户缴纳的费用。」 「那你稍等一会吧!」我没有怀疑他,然后往卧室走去,只是,似乎用余光看著这女人微笑的样子,似乎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呢! 当我拿了100出来,正要给她的时候,忽然,一个念头闪现了:今天是周日,按照政府那种官僚的作风,怎么可能周日会安排防疫站来除蟑螂?而且如果有这种事情,我们这个社区,一般都会事先进行通知的,因此…… 我不由打开了百度,稍微查了一下,这边的防疫站有没有类似的安排,结果却搜索到了,女子冒充防疫站骗取钱财的消息。 心有所悟的我拿著钱走了出去,然后说道:「恩,这个是我的费用。」 然后她接过钱,笑道:「打扰您了,真是不好意思啊!您下星期还在家么?到时候我们还会过来抽查的。」 我点了点头:「在吧!」心中冷笑,下星期?大概一会就会不见人了吧!然后递给了这个女骗子,然后委婉的侃了一下,这时候她告辞了,转身,准备离去了。 「居然敢骗到我头上?简直是作死。」我心中冷笑,然后所有的怒火都爆发了,就是这时候,我恶胆心生,猛地一把从后面抱住这个女骗子。 「呀!你干什么?」女骗子吓得花容失色,惊道。 「干什么?干你,居然骗到老子头上,找死!」我怒气冲冲的一把用力把她拉回了房间,然后重重的往后面一仍。然后立刻去把房门关上了。 「你……你这人怎么回事啊?我是防疫站的。」她还在嘴硬的辩解道。 我一言不发,朝著这个女子走过去,这女人,长得还真的挺不错的,非常有姿色,不过干什么不好,居然做骗子,这是你自找的,我这么想著,一股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。 「你……你别过来,不然我报警了!」她吓得面色苍白的指著我说道。 「有本事你报警啊!你别忘了,你是干嘛的,骗那么多人钱财,哼哼,防疫站?防疫站根本没有今天这种安排,还想嘴硬?」我冷笑起来。 「我……我,你乱来的话,我的同伴,肯定会找过来的!」她吓得结结巴巴的说道。 我咧嘴一笑,像是恶魔一般:「这里非常的僻静,而且……你的同伴,估计也是在附近几个公寓活动吧?下面的防盗门,没密码可是进不来的,你估计是在别人上楼的时候,偷偷混进来的吧?而且,我这里,基本上一两年都不会有人来一次,也就是说,我现在,做什么都可以吧?」 「不……不要这样!」她吓得都在颤抖了。 可是我可不管那么多,做骗子的,就是这样的下场,我狞笑著一把按住她,只见她慌乱的挣扎著,两只脚在无力的乱蹬著。但是我虽然是宅男,可是却是喜欢军事的军宅,没事也经常去打打CQB。在她刚才看不见情况的卧室里,甚至有改装的枪支,而且我的体能很好,毕竟曾经去过美国,参加过爱好者的训练,那里的教练,可都是退役的美军资深士官。 因此,这样一个女骗子,真的就等於说是送上门来的,就算艹了,也没有人知道我做了什么,为这里的隔音效果,赞一个。 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一言不发的直接提起来,然后走进了卧室。然后一把把她丢到了床上…… 她面色涨红著,然后不断地咳嗽著,眼里都是泪花,咬著下唇看著我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然而看到了房间里,一面墙壁都挂著各式的模拟枪,甚至是改装枪,直接吓傻了眼…… 「你……你想……做什么?」她满是恐惧的看著我。 我非常满意的看著这个女骗子露出恐惧的眼神,如同一只无助的小绵羊,胸前的纽扣,大概是刚才挣扎的时候不小心脱开了,这时才发现,那高耸的胸部,大概是36C吧!真是极品的身材啊!32D相比於36D,会显得胸部更加的胸围,因为骨架稍微的瘦小一些。这女的,胸罩居然是黑色的蕾丝型。 看不出,这个送上门的美味,保留了24年处男的人,终於,那股邪火爆发了,这不就是老天送上门的么? 「看到了吧!不想死的话……那么你就老老实实的听话一点,不然,就算你被我杀掉了,谁有知道?你来过这里呢?毕竟你可不是什么防疫站的啊!」我玩味的笑道。 女孩的脸更加的苍白了,几滴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了出来:「呜呜……大……哥,你放过我吧!我也不想这样啊!我知道错了,钱……钱全给你……不要……不要杀我哇!」 毕竟就算是一边骗子,遇到这种甚至法律都没法保护她的情况,真是无可奈何,要知道,新闻上都有那些老人在家里去世,死了十几年才被发现的这种事情,更何况…… 我没有说话,只是贪婪的看著这个尤物这时的样子,尤其是那修长的双腿,肥瘦恰到好处,看上去,不失肉感,又不显得粗。还有因为慌乱和恐惧,起伏的胸部,以及那深深的事业线,在我居高临下的情况下,依稀可见。 「钱?那种东西,我不需要。」我舔了舔嘴唇,然后看到了,虽然,这个女的,看著很慌乱,但是眼里却有一丝似乎是……紧张,对,她的一只手放在了身后。嗯,那个袋子里,看样子,是把匕首?还是防狼喷雾?没想到,居然做好了这种准备? 只见我很淡定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把改装的格洛克39,然后取出了弹夹,吓唬她道:「看见了么?铅弹,这么近的距离,是能打得死人的哦!」然后非常淡定的装回去,上膛。 她面如死灰一般的看著我,紧咬著下唇,眼泪滴答滴答的流下来,似乎她已经非常的后悔了,「呜……放,放过我吧!我想做个好人……」女孩梨花带雨的看著我。 那甜甜的声音,这时候带著哭腔,基本上男人听了都会有种,想保护小动物的那种感觉,但是此刻的我,却满是扭曲的报复的快感,因为现实,还有工作的压力,简直让我喘不过气了。那就全部的报复在她的山上吧!这么想著。 「别耍花样……把你左手拿著的东西,丢出来。」我冷漠的说到。 页: 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