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伦小说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乱伦小说

姐姐爱人
时间:2020-08-25 21:58:03
(1) 姐姐大我五岁,我念大学时,她已经在外商公司任职,一个人在台北市罗斯福路租下一层小型公寓居住,直到我大学毕业都没有嫁人。 由於我刚好考进台北某大学的研究所,为了节省开销并就近照料,再加上公寓离学校不远,享有地利之便,家中便要我搬去跟姐姐同住。 人家说「长兄如父、长姐如母」,自小姐姐对我便极尽呵护之能事,身上缺钱不好找父母要时,只要找姐姐便手到钱来,青春期最烦恼的衣著行头,姐姐也会细心帮我打理妥当,便连恋爱的各项疑难杂症,姐姐知道后,也会以过来人的经验,一一予以解答。 而她只身在外工作的同时,也不曾忘记我这个弟弟,每个礼拜天她会回到家中,陪爸妈说说话,也陪我看场电影或者上上馆子,顺带问问我的学业与感情的现况。 我喜欢姐姐精明的模样,喜欢她的无所不能,更喜欢她姣好身段中流露出的旺盛活力。 她总穿著合身的套装,俐落的高跟鞋,挽著我的手走在大街上,银铃般的笑声细数著职场上的人生百态,谁运用关系升上了经理,谁对她毛手毛脚,还有谁总是开口闭口大黄腔。 虽然那些事情离我很远,但我总是听的兴味盎然。 打从高中第一段感情结束后,我就没交过女朋友。对一般人来说,大学原本该是男女恋情蓬勃发展的时期,可是我偏偏交了白卷,连个牵手上街的女人都没有,而顺利考上研究所,则算是「失之东隅、收之桑榆」的额外收获。 其实并非我长相差、追女人的手段拙劣,归根究底,只因为我不想,我找不到比姐姐更好的女人,无法不拿周遭的女人同姐姐比较,比较她们言谈敏锐与否?比较她们对颜色、衣著甚或器具、图画的特殊品味,也比较她们笑容满面时所带给我的温暖程度。 第一段恋情的结束也是如此,只因为我穿著姐姐买给我的鹅黄色高领毛衣被她批评几句,「好娘娘腔!像是女生!」她这么说,而我便再也没有约她出门。 批评我可以,批评姐姐便万万不行,尤其是姐姐为我做的一切,与其同她上街倒不如同姐姐上街,我心里一直这样认为。 一直到大学念书真正了解情爱之后,我才知道我是爱上了姐姐。 爱上自己的姐姐是不容於世俗,相当禁忌的爱情。所以我只能隐忍心中的爱意,只在一周数次的电话联系中,藉由天南地北的闲谈稍稍慰藉思慕之情。 而我不能让姐姐窥破我的心思,更是避免提及自己的感情生活,既使姐姐有时候会关心的问上几句,我总含混带过,或者编造个无中生有的女人,好应付姐姐的诘问。 (2) 能搬到台北与姐姐同住,足足让我雀跃了半个月,虽然即将面临的是研究所繁重的课业,但想到能朝朝夕夕与姐姐同在,分享她的生活点滴,那奔腾的喜悦早已淹没一切。 当我进住公寓的第一天,姐姐早已将我的房间布置妥当,温暖的被衾、半壁面的大书柜、电脑、原木书桌,还有墙上色泽鲜艳的仿制油画,颇费一番心思,便连衣橱里也有了几件毛料大衣。 姐姐说∶「台北天气冷了些,先帮你买齐了。」 我看姐姐跟她男朋友站在一块,心中有些醋意。 姐姐的男朋友阿杰说∶「小馨她就不曾对我这么好,知道你要搬过来,我倒变成了苦力,一个礼拜前好不容易把这些木制家俱搬进来,这几天,她还要我陪她去买大衣,天知道秋天里买冬衣多不容易,跑了好些个地方!」 「而她连领带都不曾送过我。」他抱怨著。 天气刚有些凉意,买冬衣确实早了点,想到姐姐对我的疼爱,我的醋意马上就烟消云散。 我把行李稍作打理,便陪阿杰跟姐姐外出用餐,许是久未碰面,姐姐跟我有好多话要说,她问我考试放榜的情形、新学校的种种,而我也问姐姐跟阿杰结识的经过、工作是否顺遂如意,一路上姐姐挽著我的臂弯,倒像我们才是一对情侣。 吃过饭阿杰开车送我们回来就先行离开,我进入自己房间,持续未完成的工作,将行李内的衣服跟书本一一摆放定位。 就在衣橱的小抽屉里,我发现姐姐细心的连内衣裤、袜子都买了好几件,全整齐的叠放在一起。 我逐一审视,都是我习惯穿著的贴身三角裤,布料不多,却能紧密的覆裹住我的男性性徵,而颜色多半是我偏爱的中性色系,姐姐早已塑造出我个人的独特喜恶。 一股暖意在我心中流过,夹带浓重的情爱成份。 姐姐!我最心爱的姐姐,你连男人最私密的部份也未尝忽略,就像我对你的心,永不放过你的一举一动。 我对住隔壁间的姐姐高叫∶「谢谢姐姐!」姐姐没有回应,不知道是没听见,还是不知道我谢她什么。 这天我挥汗把房间整理妥当,随后就进浴室冲洗掉满身的汗臭。我选了姐姐为我新购的一件黑色背心与灰色内裤换上,一整个夜晚,我似乎都感觉到姐姐温暖的躯体环抱著我。 (3) 头几天,姐姐如常的上下班,而我趁著开学前的空档,四处找一些在台北就学或发展的同学,联络感情。 每天回到家中,姐姐都已准备好一桌丰盛的饭菜等著我,她在高中时期就已经学会烧一手好菜,在现在女人普遍疏於家务的流俗下,姐姐的手艺忒属难得。 在下班前,姐姐会先询问我回家与否,如果不,她就在外头草草果腹,而我喜欢跟姐姐的俩人世界,多半会强迫自己在六点钟以前回家。 「谁娶了姐姐,一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,会赚钱,菜又烧得好,这种女人,打著灯笼都没处找。」吃著姐姐烧出的佳肴,我都会赞上几口。 「是吗?等我嫁人,就没人烧给你吃了!」 「对呀!要是我能发现第二个姐姐……不!是有姐姐模样与美德的女人,我一定把她娶回家。」 「姐姐真有那么好吗?」 「有的!姐姐的好笔墨难以形容,用言语更是不行!」 「那姐姐一辈子都烧给你吃,我们结婚后就住在一起……哦……不!是住在俩隔壁,只要你饿了,就带你一家子过来吃姐姐烧的菜,好不好?」 「好呀!就怕我找不到跟姐姐一样好的女人结婚,一辈子打光棍,那我就死皮赖脸的赖在姐姐家!」 其实我心里更想说的是,与其住在俩隔壁,倒不如我们就这样住在一起,我可以吃好吃的菜,看我心爱的女人,日复一日、岁岁年年,而我能说吗? 「你觉得阿杰怎样?」我问姐姐。 「普普通通,也没有特别的感觉,一个女孩子单身在外,要是没有男人帮忙照料,车子故障时帮忙修车,买电器时帮忙搬运,换换灯泡,修修水管,那可不行,所以姐姐也只好交一个。」 「我看阿杰是很爱你的!他对你言听计从。」 「唔!你又知道了,他人的确不错,可是我对他缺少一种感觉,缺少恋爱的热情,我可以一整个礼拜没想起他,直到他出现在我公司门口,这算是感情吗?我知道不是,所以我没有嫁他的打算。」 「可是姐姐快三十了,早晚还不是要嫁人?」 姐姐沉默了一会,好半晌她才幽幽的问∶「你那么急著把姐姐嫁掉呀?难道你不能帮姐姐换灯泡、修水管,一定要找别人来吗?」 「可以是可以……只是……」我的心怦怦的跳,心里有许多话说不出口。 (4) 有一天我回家晚了,一进门便见姐姐挽著秀发蹲在浴室里搓洗衣物。 她的粉颈雪白无暇,渗出细微的汗渍,我由背后偷偷亲了粉颈一口,让她吓一大跳。 姐姐娇嗔著∶「干嘛偷偷摸摸的,像小偷一样,不是说好了十点钟才回来吗?」 「怕姐姐一个人在家里危险,酒也没喝我就先开溜了!」这天是大学同学会,我告诉姐姐大概十点钟左右才会收场,没想到饭局完毕,大伙吆喝著要去酒店,我没兴致,开著车就回到住处。 「怎么用手洗呢?不是有洗衣机吗?」 「有些纯棉衣料用手洗比较不会变形,而且洗衣机洗不干净,穿在身上怪难受的!」姐姐回我话,小手仍然揉搓著。 我看泡湿的衣物中包含我几件衬衫、长裤,canovel.com就是沾著黄色污迹的内裤也在里头,就跟姐姐蕾丝襄边的小巧内裤混在一块,纠缠不清。 我讷讷的问∶「姐姐!我的衣服不是放在房间的污衣桶里?我打算自己洗的。」 「姐姐帮你整理房间看到脏衣服便一齐洗了,等你洗不知得等到哪一天,你这么懒!」 「可……可是那是男人的内裤……」我看姐姐小手正揉搓著的内裤也是我的,在裤档部位有晕黄的污迹,是自己性器官分泌出的体液,不禁脸红耳热的申辩。 「干嘛?怕姐姐碰你内裤呀?我又不嫌脏……」姐姐的巧脸也掠过一阵红晕,可是她手里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 「是……是不好意思啦!不然我也来帮忙。」我取过一张板凳,就挨著姐姐坐了下来,顺手捞起一件姐姐的小三角裤,学著姐姐的模样也揉搓起来。 那是一件粉白丝质的三角裤,背面是半透明的,裤档部位镂了许多玫瑰花朵,闪耀著粉红色泽,质地相当细致,我摊开里面搓洗淡淡的污渍,一想这是姐姐私处遗留下的痕迹,裤档不觉胀大几分。 姐姐脸红冬冬的,她羞笑著∶「不要啦!那……那里很脏的……」 「我又不嫌脏!反而爱洗的要命!」我用姐姐的话回她,她叱了声讨厌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,我们俩姐弟就这样红著脸洗完所有的衣物。 过程中只见她娇羞的脸蛋鲜艳欲滴,我几乎忘了她是我的姐姐。我好想揽她进入怀里,用肌肤贴紧她的肌肤,用发烫的肉棒轻触她的娇躯,那勃起的阴茎表现出我对她的肉欲,只不知她贴身的短裤里头是否滚烫如我。 页: 1 2 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