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师生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 校园师生

老师,我吃定你了
时间:2018-11-21 21:58:08
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,双腿大张著,以无比淫靡的姿势,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。 「啊……不要了……」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,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,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,细细颤抖起来。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,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,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,阳光挂在天边,亦显得好遥远。 溃散的瞳眸里,充盈著情欲迷乱的狂潮,全身热得就像火烧,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。 身边的真实世界,已完全和自己隔离,只剩下眼前这个正在和她抵死缠绵的健硕男人。 什么都看不到、什么都听不到,宁心怡的脸上,已是完全被情欲所惑的迷乱。 「老师,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紧……还一阵阵抽动……感觉真有那么爽吗?」 以情欲之火摺磨她的男人,英俊强悍的脸上露出一丝邪邪笑意,将她的背抵在顶楼巨大的水塔壁上,又是一个猛力的撞击,将火热的欲望直刺到她体内最深处。 「你就这么想要我吗?」男人的嗓音低沈浑厚,因过分昂扬的欲望而有点沙哑,他的强力进犯让她全身发热,私处难受地搔痒起来。 「不要……太深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 宁心怡惊喘著,敏感的内壁承受不了过多疯狂的攻击,阵阵直冲脑髓的快感,硬逼出了眼角的串串泪珠,在风中化开。 她上身仍穿戴整齐,乳白色的上衣衬出她性感苗条的身材,但她的裙子此刻却已撩到腰际,两条修长玉腿紧紧夹住男人强健的腰部,随著男人每一次插入,任由他直捣黄龙,侵犯体内最柔软的花心深处。 而他每一次抽出,她的体内彷佛有自我意识般,恋恋不舍地缠住他不放。 她的双手像柔韧的蔓条,紧紧缠著男人的颈项,canovel.com指尖插入男人的发间,脸颊则紧贴著他线条深刻的脸,无意识地以自己滚烫的脸,不断磨蹭著他。 宁心怡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必是伤风败俗、淫乱之极。更要命的是,他的进犯令她口干舌燥、浑身酥软,下身更是湿到了极点。 这种反应,令她羞愤欲死。 「老师,你不诚实哦。这么淫荡的身子,只插进这么一点,怎么够?」 孟天翔发出低低的笑声,把她紧紧压在墙上,他两手按在她的两侧,将她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,又是一个猛力,狂野地撞击到她又湿又热的花心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宁心怡除了惊喘,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。 极度的羞耻,却让已经火热的身体变得更加淫荡,蜜穴不断蠕动,将深插在里面的火热牢牢吸住。 「你的里面好热啊……」孟天翔赞叹著。 他衣著整齐,即使在狂野的原始律动中,仍是笃定沈稳、掌控大局。 阳光照在这个男人高大精壮的躯体上,脸颊和手腕处暴露出来的皮肤有著健康的小麦色,每一次抽插,都因用力而隐约可见背部隆起的肌肉,可见他必有副绝佳的健美身材。 阳光也流连在他的脸庞上……。 这是一张只能用「英俊不凡」来形容的脸。浓黑的剑眉、坚毅的脸庞、高耸的鼻梁、锐利黝黑几乎能慑人心神的眼眸……全身流露出的精悍冷凝,更衬出他威严迫人的王者气势。 这是一个女人一瞥便会为之怦然心动的男子。英俊、不凡、能力卓越,前途无量……。 宁心怡知道,七年前,当他还是个少年时,就已经具备了不符年龄的强悍和致命的男性魅力。七年后,这种强悍和魅力,更是强烈到让她头晕目眩的地步。 她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焦渴,不由得舔了舔红唇。 洁白的贝齿,衬著小小的粉色香舌,只这么一个动作,便让孟天翔内心一荡,欲火大炽。 「老师,我们换个姿势。」 突然,孟天翔一把将她抱起,往顶楼边缘的护栏走去,边走,他仍然继续在她体内抽插著。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 姿势的突然改变,让体内的火热更微妙地探入了内部,摩擦著敏感的花壁。 「唔……」宁心怡连连惊喘,眼角又坠下大量泪花。 当靠近护栏时,孟天翔突然发现宁心怡似乎有些害怕,将他抱得更紧,连带夹紧了他的欲望,让他浑身舒爽。 原来宁心怡自小便有惧高症,接近顶楼边缘的恐惧和快感混杂在一起,带给她额外的刺激,快意和惧意同时煎熬著她,令她混乱无措,却也引发了更多愉悦。 「不要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抱紧我……」 她像八爪章鱼一样,紧紧缠住孟天翔不放,连火热的嫩壁都紧紧吸附住他的男性。 到这个时候,她再也顾不得什么羞耻,只知道遵循内心最忠实的感受! 她觉得自己快疯了,火热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过多的快感,全化为眼角多余的水分。 她就像一条缺水的鱼,而他的胸膛,是她唯一安全的水泽之乡,只有他,才能阻止她的疯狂。 「帮帮我……天翔……快……帮帮我……」宁心怡抱紧他,摇头哭喊著。 「老师,别怕……我会一直陪著你的……」孟天翔低沈磁性的声音,彷佛是她此刻唯一的救赎。 「骗人……」 她连喘带泣,如梨花带雨,脸上有著迷乱的绮丽,更加深了男人的肆虐之心。 他低低吼著,将她一把压在护拦上,猛地再次冲入她体内。 因为栅栏只有一公尺高,被他一压,宁心怡的腰部以上几乎都露在护栏外,看上去摇摇欲坠。 她设计简雅的外套因两人的剧烈动作而敞开,就像一面旗帜,随男人的抽插而不断飘拂。 「不要……我好怕……快放我下来……」 她别无选择,只能紧紧攀附著不断在自己体内肆虐的男人,他是她目前唯一牢靠的存在! 她姣美的脸上既显示著生怕不慎摔下的恐惧,又流露出难以忍耐的快感。 这种矛盾至极的表情,在她清丽的脸庞,冲击出意想不到的艳丽视觉效果。 孟天翔著迷地看著她如痴如狂的表情,阗黑的眼眸像午夜的深潭,跳跃著两簇悸动的火苗。 「别怕,老师。为什么不相信我?为什么要一再拒绝我?就因为我比你小三岁,还是因为你曾是我的家教老师?」孟天翔双手抓牢护栏,连续猛力撞击著她。 「别否认了,你喜欢我,要不然也不会把我吸得这么牢、这么紧……老师,你知道吗,你的小穴就像一座熔炉,都快把我给融化了……」 宁心怡想捂住耳朵,不去听那些淫言秽语,但她又不敢放开他,怕一松开就会自空中坠落。 她所有的神经,都像拉满的弓一样绷得死紧,稍一用力就会折断! 全身细胞紧张到了极致,令快感的冲击更加鲜明。 孟天翔的每一下撞击,都让宁心怡有□空而起的可怕感觉,并带来难以言喻的快感。 此时的她,根本无暇顾及现在仍是光天化日,随时都有被人瞥见的危险,更无暇顾及这个男人比她小三岁,还曾是她的学生,再怎么说都不可能有未来。 她所有的理智都被麻痹了,现在她脑子里装满的,都是肉体原始撞击产生的道道电流。 她所有的神经末端、全身的每个细胞,都被插在体内的火热所牵动……。 当他的阳具反覆摩擦著她的内壁时,她只觉得好热、好舒服,舒服到只想溺死在这种几乎让全身都融化的快感中,至於地点场所对不对、做爱的物件是否合适,她早就无法在乎了。 「啊……好可怕……我会掉下去……天翔……求求你……求你放我下去……」 一边娇吟著,一边承受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,宁心怡兴奋到了极点,忍不住张开嘴,一口咬住了男人的肩窝,立即印出一道浅浅齿痕。 孟天翔却浑然不觉,只是更用力地抽动,将火热的硕大一次比一次深入水泽泛滥的嫩蕊蕊心。 充血肿胀的嫩蕊受到男性的滋润更加艳丽动人,流溢出阵阵情热的爱液,将彼此的下身都弄得湿漉无比。 激烈的情事彷佛无休无止,熊熊的火苗在两具滚烫的躯体间燃烧出明亮疯狂的焰火,让沈浸在原始艳舞的两人都无法自拔、意乱情迷。 「啊……天翔……我要……」宁心怡啜泣著拚命摇头,黑发在风中飘散开来,拂到对方的脸颊。她想拚命压抑住,但又湿又热的内壁却开始了不规则的蠕动。 原本就十分紧窒的嫩穴,此际更像一张无形的小嘴,紧紧咬住男人的火热不放。 孟天翔咬紧牙关,宽广的额头已渗出一层细汗,他摆动强劲腰身,将欲望猛烈往她体内撞击。 「天哪……快放我下来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宁心怡的声音微微嘶哑,却充满了煽情性感,足以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。 孟天翔知她已在情潮尖端,哪里肯放过她,连续律动冲刺,都往她的最敏感处顶去。 宁心怡既痛苦又快乐地绷紧了身子,却将身体里嚣张的火热夹得更紧,嫩穴被硬如铁杵的火热剧烈摩擦,一阵阵甜美酥麻的电流自全身流窜至四肢。 激烈的抽插令宁心怡几乎高潮,柔软温热的嫩穴更紧地夹住了男人的欲望,夹得孟天翔大腿处一阵酸麻。他粗重喘气,牢牢捧住她紧翘绵软的娇臀,像野马般在她的体内驰骋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了……」宁心怡哀哀娇喘,已是神魂颠倒。 她对他的攻击毫无反抗之力,两人的肉体激烈交缠,他的火热在她的水穴里发出淫乱的声响……。 「老师,你是我的……快说!说你是我的……你是我的人!」孟天翔的汗水,一滴滴落在地上。 宁心怡觉得自己的身体犹如被挂在半空,每当他如剑的火热刺入身体最深处时,她便被高高抛起,而当他退出时,又迅速落下,这种落差更增加了强烈的快感。 她的乳尖早已充血肿胀,硬硬地顶著上衣,疼痛中带著一丝摩擦而起的酥麻。 「我不是你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宁心怡发出高亢的尖叫声,忍不住扭动著自己娇美的身躯,配合著男人疯狂的冲刺。 情欲之火愈烧愈旺,身体越来越热,她的腰部早就不顾自我意志,迎合著男人的动作,摇摆起来。 原来还有点紧窒的内壁,早被嫩穴渗出的爱液所润滑,毫无阻碍地吞吐著巨大的火热,发出无比淫靡的声音。 「慢一点……不要那么快……」 然而孟天翔的动作一下比一下快、一下比一下猛,每次皆全根尽入,再几乎全部抽出,再猛地刺入她最柔软之处,宣告著他的占有。 「不要……快出来……会坏掉的……」宁心怡哭泣捶打著孟天翔坚如石块的胸膛,疯狂地摇著头,湿发贴在脸颊上,白皙似雪的肌肤透出情欲熏醉的艳丽,丹凤眼内水气氤氲,令她整个人看起来有说不出的活色生香。 孟天翔只觉浑身燥热,恨不得将身下人揉入自己体内,如铁的硕大已濒临爆发点。 架起她的玉腿,他将自己的庞然巨物狠狠插入,令她花心乱颤,娇吟不止。 宁心怡脸颊酡红、双眼迷离,只觉眼前火花四溅,在全身不断窜流的快感,将她一波波送上美妙的绝顶。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 连续被撞击到敏感点,她不禁睁大眼睛,全身剧烈战栗,内壁阵阵痉挛,在尖叫声中,嫩穴溢出大量水液。 扑天盖地而来的强烈快感让她的体内不断收缩,孟天翔捧紧她的翘臀,发出满足的低吼,猛力冲刺了数十下,将所有爱液都射入她体内。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 宁心怡惊叫著,敏感的内壁被注入滚烫的液体,她的身体犹如风中的落叶不断哆嗦,好一阵子也止不住。 火热的爱液盈满了她内部,令她的内壁再一次痉挛收缩,神智不知飘向何方,意识也早就不复存在。 孟天翔抱紧她,留恋地停留在她体内,享受战栗余韵的快感。 两人紊乱的呼吸交错纠缠,奏出暧昧迷离的旋律。 「老师,我喜欢你……别再逃了,就算你逃,也一辈子逃不开我的。」 孟天翔英俊无俦的脸庞在宁心怡眼前渐渐放大。她的脸颊被轻抚,下巴微微起,承接一个火热炽狂的深吻。 「不要……」宁心怡的声音细如猫咪。她不知道这是她内心真正的拒绝,或者只是投降前的哀语。 孟天翔对她的拒绝置若罔闻,带著好整以暇的笑意,再次吻上了她。 逃不掉了! 她也不想再逃了! 放弃似地闭起眼睛,宁心怡任自己跌入无边黑暗似的情欲狂潮,在其中载浮载沈、欲生欲死。 那难以形容的滔天情欲巨浪,让沈溺於其中的人们,都深深堕落……。 第二章 宁心怡清楚地记得,遇到孟天翔的那一年。 那年她二十岁,T大建筑设计系三年级高材生,孟天翔十七岁,正在准备联考。 机缘巧合下,她从学长那儿接了一份家教。 对方家长是本市知名的房地产大亨孟建国,她的学生便是孟建国的唯一爱子。 虽然在来到孟家位於市中心黄金地段的高级别墅之前,宁心怡已经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,但她仍是被别墅占地宽阔、豪华的装潢和为数不少的佣人吓了一跳。 「老爷夫人出国了,大概要一个月后才回来。」孟家的管家恭敬地将她引入客厅,奉上精美茶点。 「老爷吩咐过了,给您的时薪是一千元,如果少爷的成绩有长足的进步,还有额外的奖励。」管家微笑著说。 「时薪一千元?」宁心怡微微一怔。 「您觉得少吗?」 「不……」宁心怡定下心神,立刻摇头。 孟家是钱多得没处花,还是爱子心切?时薪一千元……,这么高的家教酬劳,她还是第一次听说。 「另外,如果您能坚持两个星期的话,时薪会涨到一小时两千元。」管家又加了一句。 「坚持两个星期?」宁心怡隐隐觉得不妙。 「这个……因为少爷脾气比较暴躁,所以很少有老师能撑到两个星期。我并不想增加您的心理负担,不过还是事先提醒您一下比较好。」 「我知道了。」 看来又是一个难以调教的顽劣少年。宁心怡暗自忖道。她自小成绩优秀,一直以来还兼职做家教以减轻父母的负担,几年下来,也累积了不少经验。 顽劣的学生她见过不少,但在她耐心的指导下,他们最终都有不错的成绩。 她对自己的能力,有足够的自信。 「那少爷就交给您了。」 「放心吧。」宁心怡颔首微笑。 「您梢等一下,我去找少爷……刚才还见他在客厅里,一转眼就不见了。」管家露出无奈的苦笑,转身往卧室走。 宁心怡深吁一口气,不知怎地,竟有微微的紧张……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现象。 客厅正前方,明亮的落地玻璃门半开著,正对著一池波光粼粼的碧波,是偌大的室外游泳池。 突然,波光一闪,宁心怡的视线顿时被吸引,「哗」地一声,水波从两边分开……。 有人如飞鱼般自池面跃出,轻盈如燕,双手在池边轻轻一按,便跳了上来。 拿过搁在沙滩椅上的浴巾,年轻的男子一把罩上湿湿的头发擦拭起来,然后将浴巾搭在双肩。 阳光照著他的脸庞,虽然仍有一丝稚气,但那张英俊无俦的脸庞已经有了成年男子的锐气和魄力。 他的身材修长挺拔,肌肤呈健康的小麦色,因长年的游泳健身,隐隐露出六块腹肌,活脱脱是一个自时装杂志走出来、身材绝佳的顶尖男模。 连耀眼的光线,都恋恋不舍地抚慰著这具俊美修长的男性躯体,令他看上去犹如太阳神阿波罗,闪闪发光。 从游泳池走向客厅,一眼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宁心怡,年轻的男子露出一抹邪邪笑意,洁白的牙齿一闪。 「哟,美女!你是来找我的吗?」 还没等她回答,管家就从卧室冲了出来:「少爷,原来您在外面,我找您大半天了!」 什么? 少爷?! 这就是她要教的十七岁高中生?宁心怡愕然站起,无法掩饰自己的吃惊。 无论从外貌、身材还是气质看来,眼前的年轻男子都和她原先想像中的十七岁稚气学生差了千万里! 「少爷,这位就是您的家教老师。宁老师,这位就是我们的少爷,孟天翔。」管家擦著汗,对宁心怡笑道。 一声响亮的口哨,很不礼貌地自孟天翔口中发出:「没想到这次的老师是个美人!」 宁心怡微微皱眉,他轻佻的态度令她不快。 「少爷……」管家苦著脸。 「你下去吧,我要和老师好好聊聊,增进感情。」孟天翔坏坏地一笑。 管家退下后,客厅只剩下他和她,孟天翔向前走一步,宁心怡忍不住往后一缩。 他就像一头小豹,浑身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桀骛不驯的眼眸中有一抹强烈的光芒,令她心悸。 偌大的客厅,因与他单独相处,亦瞬间变得窄小起来。 「老师,有没有人说过你是个美人?」孟天翔眯著眼睛打量这朵宛若从天而降的白色水莲。 她身著一袭淡雅的白色洋装,剪剪双瞳静若秋水,清丽的脸庞上,肤色胜雪。 她未施脂粉,更没有浓重呛人的香水味,只是那么静静站在那里,就让人赏心悦目。 彷佛一朵夏日水莲,於无人深处静静绽放,织尘不染,却别具风韵。 页: 1 2 3 4 5 6